很久没被滋润过的女人到底有多猛?

化妆课 化妆课

老公和一个女人裹着被子,被医生抬在担架上,送到医院急救去了?

郑薇薇出差回来,刚进小区,就听到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啧啧,两人都是光着的!听说是在床上……”邻居A大妈摇头叹息。

“医生说是命根子骨折了,怎么还有这种事,真是第一次听说。”邻居B大妈满脸怀疑。

“这该疯成什么样了啊,竟然能骨折!还是年轻人厉害!”邻居C大妈羡慕不已。

郑薇薇的脸都是绿的。

郑薇薇赶到医院的时候,顾俊毅已经从急救室出来了,正躺在病床上输液。

病床旁边,坐着个年轻女人,穿着医院的病号服,长得还挺漂亮。

看到郑薇薇,顾俊毅的脸一下子白了,“薇薇,你,你怎么来了?”

郑薇薇淡淡道,“老公被情人弄得海绵体破裂,半夜紧急送医,我当然要来探望一下。”

听到郑薇薇的话,年轻女人得意地笑了一下。

顾俊毅吓了一跳,赶紧使眼色,暗示女人出去。

女人跷着二郎腿,稳如泰山的坐着,“顾俊毅,你就这点胆子?不是不爱你老婆吗?不是说你老婆性冷淡,在床上像条死鱼吗?现在又开始装二十四孝好老公了?”

顾俊毅急了,“周蓓!”

“喊什么喊?”叫周蓓的年轻女人站起身,轻佻地冲郑薇薇吹口气,“性冷淡就该单身嘛,结什么婚,这不是祸害人嘛!”

郑薇薇笑一笑,“那性饥渴就该去做性工作者咯?免得到处发情,连有妇之夫都不放过。”

周蓓脸一红,瞪着郑薇薇,“你拽什么拽?17岁就生孩子的烂货!难怪俊毅不要你,哪个男人愿意养一个连爹都不清楚的私生子?!”

“周蓓!”顾俊毅厉声呵斥。

他看向郑薇薇,一脸的尴尬和愧疚。

郑薇薇脸上带着笑,一步步走到顾俊毅床边,盯准他的脸,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

顾俊毅被扇得眼冒金星,一脸懵逼,“你,你打我?”

他没想到,一向清冷的郑薇薇,竟然这么彪悍。

周蓓也惊呆了。刚才骂郑薇薇的时候,她都做好打一架的准备了,没想到郑薇薇没打她,打了顾俊毅。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郑薇薇表情平淡地看着顾俊毅,扯过床单擦擦手:

“第一,你找的小三太低级,粗鄙恶俗,让我恶心;”

“第二,17岁被人强暴生子,并不是我的过错。你把我陈年的伤疤揭给别人看,你很下贱;”

“第三,你现在下不了床,打你,你没办法还手,经济合算。”

郑薇薇心平气和的说完,又补了一句,“我先走了,等你养好伤,我们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

“薇薇!薇薇!你听我说!”

无视身后顾俊毅的喊声,郑薇薇转身离开。

关上病房门的那一瞬间,郑薇薇的眼眶红了。

17岁,她被同学下药,被陌生男人强暴,生下了女儿安澜。

为了隐瞒这件事,姐姐帮她认下了安澜,对外宣称是自己的女儿。

所以,在和顾俊毅结婚前,她已经有一个五岁大的女儿。

顾俊毅跟她求婚时,她向他坦白了这件事。他说,他爱她,他不在乎她有没有生过孩子。

然而,结婚半年后,当她提出把安澜接回家的时候,顾俊毅的眼神是复杂的。

郑薇薇知道,给别人养孩子,他心里不痛快。

但是,她没想到他会出轨。

郑薇薇苦笑一下,满心苍凉。

电梯口挤了一堆人,郑薇薇绕到另一侧,准备坐货梯下去。

上了货梯,郑薇薇刚要按下行键,门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按住了。

那是一只男性的手,手腕上,戴着一块百达翡丽。

棕色的真皮表带,大概是戴得久了,泛着柔润的光,看上去颇有质感。

郑薇薇盯着那块手表,没来由的觉得眼熟。这手表,还有这棕色的表带,她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搜索脑海,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顾长安走进电梯,转身站到郑薇薇的左侧。

郑薇薇一扭头,看到了一张英俊傲慢的脸。

下颌有力,鼻梁挺直,三十出头的样子,已经有了上位者特有的气场。

郑薇薇收回视线,盯着电梯门发呆。

她走了以后,顾俊毅和周蓓会干什么呢?争吵,还是一起商量怎么对付她?

突然,电梯摇晃了一下。郑薇薇还没反应过来,灯忽然灭了!

“怎么回事?”郑薇薇把身体贴紧轿厢,声音开始发抖。

她有幽闭恐惧症,平时坐电梯都觉得胸闷难受。

顾长安比她镇定多了,他打开手机电筒,迅速按了每个楼层的按键,接着,又按了电梯里的紧急电话。

然而,电话只是空响,没有任顾回应。

后背狂冒冷汗,胸口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郑薇薇开始用力地喘气。

“别紧张。没事的。”

顾长安刚开口安抚她,电梯又晃荡了一下,感觉随时可能往下坠。

郑薇薇彻底崩溃了,她捂住耳朵尖叫起来,“救命,救命啊!”

看到跌坐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女人,顾长安心里是不耐烦的。

但是,他还是朝郑薇薇伸出了手,“来,站起来,膝盖弯曲,头和背紧贴着轿厢。”

万一电梯下坠,这样能缓解冲击力。

“不要!走开!你走开!”郑薇薇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感觉到男人在扯她的胳膊,她胡乱地推他。

她挥舞的胳膊打到了顾长安的脸,顾长安皱皱眉,打算离这个疯女人远一点。

忽然,他的鼻端蹿入了一股淡淡的香气。这香气像五月初开的蔷薇,清浅,飘忽。

顾长安惊疑地眯了眯眼——这香气……是什么时候,他在什么地方闻到过?

记忆的最深处,似乎出现了一些模糊的光晕,混杂着酒吧的烟雾,还有女孩力竭声嘶的哭喊……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顾长安猛的惊醒。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

一定是他记错了,想多了!

借着手机的光亮,他愣愣地盯着郑薇薇的脸。

布满泪痕的脸,长睫毛湿漉漉地纠缠在一起,根本看不出长什么样子。

顾长安忽然有些后悔,刚才进电梯时,没有多看她一眼。

不过,看清了也没有任顾意义。五年前的那个女孩,他也没有看清她的脸。

他喝得太多,所有的记忆都是零散的,破碎的。

电梯又是一阵猛烈的晃荡,郑薇薇吓得一声惨叫,猛地拽住顾长安的手臂。

顾长安正弯腰看她的脸,被她这么一拽,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子撞在郑薇薇身上。

那抹的淡香愈发真切,顾长安的鼻尖触到了郑薇薇的脸颊。

光滑,细腻的脸颊,还带着潮湿的泪痕。

仿佛有羽毛轻轻刷过,顾长安的心,突然变得温软。

“好了,不要哭了。只是正常的震荡而已,不会有事的。”他低声安慰郑薇薇,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变得多么温柔。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郑薇薇失控地冲他吼起来。

她哭着推他,捶打他的胳膊和胸口,好像电梯故障是他制造的一样。

顾长安握紧她的胳膊帮她保持平衡,好言劝她,“你一定能回家的,相信我。”

“我相信你?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们男人全是混蛋!”郑薇薇哭得一塌糊涂,“说起谎来眼睛都不眨!劈腿出轨都是家常便饭!”

顾长安无语。

他还单身,跟谁劈腿出轨?

说的好像她经历过很多男人似的。典型的怨妇口吻。

这种女人,顾长安平时根本不会多看一眼。可现在,他竟然也不觉得很反感。

突然,电梯的灯竟然亮了,不仅灯亮了,还叮一声开门了。

只是不凑巧,门开在两个楼层之间,不上不下的。

头顶传来救援人员的声音,“控制系统出了问题,现在电梯没办法复位。来来来,把救生绳绑上,我拉你们出来。”

两根救生绳扔了下来,顾长安绑好了自己的,见郑薇薇还在折腾,很明显不知道那个扣怎么扣死,就弯腰帮她扣好。

郑薇薇有点窘迫地看着男人的头顶。

他的头发真浓密,衣领子下露出一截脖颈,干净健康。

郑薇薇想起她刚才发疯乱哭乱喊的样子,觉得丢脸透了。

扣好安全绳,顾长安托稳郑薇薇,扬声对上面喊,“好了,可以拉人了。”

顾长安上来的时候,郑薇薇已经整理好了头发,擦干了眼泪。

见顾长安安全落地,她尴尬的跟他道谢,“不好意思,刚才……刚才谢谢你了。”

顾长安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白皙清秀的脸,一双眼睛雾蒙蒙的,让人看不清,看不透。

这张脸,很陌生,他并不认识。

顾长安略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事情到此为止,刚才那一瞬间的心动,根本无足轻重。

他和她,素昧平生,仅此而已。

然而,等顾长安走出大楼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和这个女人的纠缠还没完。

他的外套拉链上,勾着一条手链!

细细的K金手链,嵌着单颗珍珠。珍珠不大,成色不错。

想必是刚才郑薇薇推搡他的时候勾上的。

顾长安皱皱眉,摘下手链准备扔进垃圾桶。

这手链留着也没用,不可能物归原主了。

两千万人的大都市,陌生男女再次邂逅的几率,实在很低。

快走到垃圾桶旁边了,手机忽然响了。是奶奶打过来的。

顾长安接起电话,顺手将手链塞进口袋。

边走边接电话,顾长安彻底忘记了手链的事。

从医院回到家时,郑薇薇整个人都是漂浮的。

“妈妈!”安澜听见开门声,小跑着扑进了她的怀里。

郑薇薇搂紧女儿小小的身体,把脸贴在她细软的发丝上轻轻摩挲。

“妈妈,你怎么了?”小人儿察觉到母亲情绪不对,仰起小脸天真的问她。

女儿稚嫩的小脸,让郑薇薇的眼泪差点决堤而出。

不能哭,不能哭。没什么大不了的,郑薇薇,你可以挺过去的。

郑薇薇用力地深呼吸,一,二,三,四……

深呼吸十下,把心里翻滚的绝望和委屈全压回去,郑薇薇对女儿露出笑容,“妈妈想跟澜澜商量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安澜似懂非懂的睁大眼睛。

“妈妈和爸爸,要分开了。以后安澜和妈妈一起生活,好不好?”

“分开是什么意思?”

“分开的意思就是,以后爸爸和妈妈不会住在一起了,安澜见到爸爸的时间会非常少。很可能,再也见不到了。”郑薇薇认真的解释。

“哦!”安澜松了口气,“没关系的,我只要有妈妈就行了,”说着,她又摇摇头,“不,还要有姥姥,有大姨。”

郑薇薇怔住了。

女儿的反应,让她确定了一件事,她的丈夫顾俊毅,从来没疼爱过这个孩子。

她不知道,女儿知道。

医院。

看到郑薇薇递过来的离婚协议,顾俊毅在病床上白了脸,“薇薇,一定要这样吗?”

“是的。我要跟你离婚。”郑薇薇一字一顿,说得清楚明白。

“薇薇,我是爱你的!”顾俊毅哀求,“是周蓓主动贴上来的,我跟她,真的只是玩玩……”

郑薇薇厌恶的皱眉,“住嘴!我不想听!你说你跟周蓓是真爱,情不自禁,我都不会这么瞧不起你。”

顾俊毅急了,翻身想下床,“不!我没喜欢过她,我只爱你一个人!“

“对不起,我不爱你了。”郑薇薇盯着顾俊毅的脸,只觉得陌生。

她真的爱过这个男人吗?为什么,心里的痛都变得这么淡?有的只是厌恶和悔恨?

“不!我不离婚!我绝对不离婚!”顾俊毅大喊。

“你不想离没关系,我可以起诉离婚。”郑薇薇说完,转身准备走。

“等等!”顾俊毅叫住了她,“薇薇,算我求你了,咱们先别离婚行吗?下个月我奶奶九十大寿,好歹等我奶奶做完寿再说,行吗?”

郑薇薇的脚步停顿下来。

考虑了几秒钟之后,郑薇薇点了点头,“行。”

奶奶对她一向不错,很是慈爱。

老人家今年90岁了,风风光光的大寿,自然希望看到儿孙满堂,幸福美满。

是她能尽的最后一份孝心了。

生活再狗血,日子总还是要过的。

周一早上,郑薇薇收拾心情,准备上班。

今天下午有一个合同要签,是个大客户,非常重要。

郑薇薇巴不得早点把合同签完,因为那个大客户实在太让她恶心了。

大客户姓王,快六十岁的老头了,还色眯眯的,上次一起吃饭,他使劲灌郑薇薇的酒,还暗示想包养她。

签完合同,以后就不用再见到他了。

合同签完,副总朝郑薇薇使个颜色,“小郑,你找个KTV,咱们跟王总一起吃吃饭唱唱歌,好好庆祝一下。”

郑薇薇暗暗叹气,只能从命。

吃完饭,郑薇薇笑着跟副总请假,“林总,我家里还有事,能不能先回去?”

“那可不行!王总赏脸,咱们可不能掉链子呀!”副总不由分手一挥手,“薇薇你也一起参与,谁都不许溜号!”

郑薇薇坐在KTV的角落里,听着王总和林总鬼哭狼嚎的歌声,不停地打呵欠。

吃了半天爆米花,她有些口渴了,看到桌子上有饮料,就拿起来喝了半杯。

郑薇薇没有想到,就是这杯不起眼的饮料,出了问题。

十几分钟后,她开始脸红心跳,浑身发热。

这感觉如此熟悉,17岁那年,她也遇到过这种情况。身体深处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咬,痒到了骨头缝里。

她又被下药了!

郑薇薇抓起包,昏头昏脑地站起来,不,她要逃,她一定要逃!

“小郑呀,我看你脸色不怎么好,是不是不舒服呀!走,我带你到酒店休息休息。”王总不怀好意地凑了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滚开!”郑薇薇用尽全身力气推开王总,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看着郑薇薇的背影,林总朝王总猥琐的笑,“王总,小郑可是我们公司的司花,你要温柔一点哦。”

王总色眯眯的笑,“放心,你这份人情,我心里有数,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

说完,他就尾随者郑薇薇追了出去。

下了猛药,小女人跑不了多远!

郑薇薇不傻,她没有往楼下跑,她朝楼上跑。她准备先躲过姓王的,再去医院。

楼上也都是包间,郑薇薇扶着墙壁,腿软得已经走不动了。

她剧烈的喘气,满头都是汗水。身体里的野兽叫嚣着,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

顾长安刚拐过拐角,就听见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这声音太暧昧,他不由皱皱眉。是有男女在这边苟合吗?还真是不挑地方。

顾长安准备绕开,眼角却扫到了郑薇薇的身影。

她靠着墙站着,嘴唇微微张开,脖颈长长仰起,勾勒出天鹅般优美圆润的曲线。

顾长安眯起眼睛,这女人,很眼熟。

是那天电梯上那个女人?

怎么这么巧。

郑薇薇听见脚步声,扭头朝顾长安看过来。

她脸色潮红,几缕细软的发丝被汗水濡湿,贴在脸颊上,胸部随着喘息起伏不定。

她看上去像一颗诱人的水蜜桃。饱满,成熟。果皮下是多肉的果实,甜美多汁。

顾长安喉头微微发干。

这个女人怎么了,摆出这么撩人的姿势,在这里等谁?

“帮帮我……”郑薇薇也认出了顾长安。

她已经没有办法走路了。她一个人,逃不出去了。

“你怎么了?”顾长安走到她身边。

他又闻到那股淡淡的香气。像五月初开的蔷薇,清浅,飘忽。

只是这一次,这香气里,还掺杂着别的味道。这是女人情动时释放的味道,充满了不可言说的诱惑和暗示。

“我难受,送我去医院。求你。”郑薇薇一边喘息,一边哀求他。

“你还能走吗?需要我扶你吗?”顾长安问她,他的嗓子更干了,声音都有些黯哑了。

郑薇薇点头,“谢谢……”

为什么每次碰见这个男人,都是她最窘迫,最丢脸的时候?

顾长安扶住郑薇薇的胳膊,托住她往前走。

她的胳膊纤细柔软,肌肤滚烫得像有火在烧。顾长安怀疑自己的掌心都被烫伤了。

郑薇薇没有力气,走不动。刚走出两步,她的身体就失去了平衡,扑进了顾长安怀里。

顾长安的胳膊触到了她的胸部,赶紧将她推开。

身体不可避免的有了反应,顾长安皱皱眉。

郑薇薇一支手被顾长安架着,另一只手扶着墙壁,缓缓朝前走。

墙壁的尽头还有一个包间,走到这个包间门口,郑薇薇的手下忽然一空。

原来,包间的门没有锁,她一推就开了。

郑薇薇和顾长安一起跌进了一个漆黑的包间。

顾长安结结实实压在了郑薇薇身上。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以继续阅读喔~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化妆课微信号:shuztai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为全球华人提供最新、最全面的潮流|化妆|护肤等时尚资讯,由最尖端的化妆造型师分享化妆技巧,教你打造潮流妆,给您最贴心的化妆、美容指导。
小编推荐
  1. NO.1 创业女神惊天骗局:明星公司变成人人喊打的骗子企业,需要多久?

    趋利是投资机构的天性,追逐传奇是大众舆论的心头好,资本和媒体追捧的掌声过大,掩盖了质疑的声音。

  2. NO.2 冠道月销刷记录,CR-V成东本功臣,一丰领头羊仍是卡罗拉

    广汽本田、东风本田和一汽丰田也相继公布了11月份的车型销量,东风本田给人的印象是喜忧参半,卡罗拉依旧是一汽丰田的销量领头羊。广汽本田11月份销量高达7.3万辆

  3. NO.3 2018流行极简风!经典“黑白配”又将掀起一股时尚潮流!

    穿衣搭配:对穿衣搭配稍微有一点了解的女生,肯定都知道经典的“黑白配”最不容易出错,而且穿上身的效果也是十分的大气。冬季这种颜色搭配更是被誉为最佳颜色搭配典范。2018这股极简风势必掀起一股时尚潮流!

  4. NO.4 【扬扬说法】外卖车事故频发,赔偿责任怎分清

    无限扬中ID: weshineyz无限扬中——无限可能!给你意想不到的。这里因你而精彩,这里让生活更多彩!商

  5. NO.5 美甲配什么颜色的衣服才美,别再无知了!

    白色可与任何颜色搭配,但要搭配得巧妙,也需费一番心思。

  6. NO.6 双喜临门 | ECCO与TUMI进驻巴斯通奥特莱斯

    巴斯通奥特莱斯对外宣布今年夏天有两家新店刚刚入驻。它们分别是爱步(ECCO)和塔米(TUMI)。两家店分别于2016年4月30号和2016年6月30号先后开业。

  7. NO.7 11月国际高端酒店品牌发展报告:希尔顿指数破500 重点关注泛太平洋

    11月国际高端酒店品牌风云榜TOP10依次是希尔顿、洲际、香格里拉、喜来登、万豪、皇冠假日、希尔顿逸林、四季、威斯汀、W酒店。

  8. NO.8 尖叫之夜,有人美的似仙女,有人穿的像乞丐!

    点击题目下方让你更时尚,轻松学会美容瘦身,时尚搭配!

Copyright2017.杨邱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