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处不长杂毛的女人,旺夫运特好!

少年晚安 少年晚安

第一章 捉奸在床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清晨的宁静。

苏瑶睁开迷糊的双眼,看清眼前的一幕后,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她竟然赤身裸体的跟陆励成躺在一个被子里?

衣服四散在地上,粉红色的小内裤在一堆衣物中相当醒目,最重要的是她那黑色的蕾丝文胸正明晃晃的挂在陆励成的脖子上,可见昨晚战况有多激烈!

苏瑶傻了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清白竟然就这么没了?

虽然陆励成是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不清不白的把自己交给他,她一直珍藏着自己的清白,希望有一天在他交付真心的时候,亲手把这份视若珍宝的清白捧到他面前。

可是现在,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会和陆励成睡在一起?

苏瑶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只是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尤其是陆励成的正牌女友周彤站在门口,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

陆励成被尖叫声惊醒,目光缓缓扫过地上的衣物,最终落在苏瑶的脸上。

眼神从迷蒙,慢慢变得厌恶。

“苏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拿你当做好姐妹,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对待我……”周彤脸上挂着泪,满脸痛苦:“我知道你喜欢陆励成,可我有多爱他你是知道的,你怎么能这么对不起我?”

“我没有,”苏瑶急忙解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怎么会和陆励成睡在一起,周彤,你相信我……”

眼泪大颗大颗的从周彤眼中滑落,她摇头:“苏瑶,你都跟陆励成睡在一块了,还口口声声说要我相信你,我就那么好骗吗?如果你们真心相爱大可以说出来,我成全你们就是了,但是拜托,请不要把我当做傻子一样蒙在鼓里!”

“薇薇,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看到周彤痛苦难抑的样子,陆励成心头泛过一阵心疼,胡乱套了一件外套,起身向她走去,“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你听我解释!”

“我不要听,我不想听!”周彤胡乱的摇着头,好似看到洪水猛兽一般后退:“你不要过来,求求你,什么都不要说,不要过来!”

说完猛地转身跑了出去。

“周彤!”陆励成大喊一声,抬脚就要追出去,却在门口猛地顿住了脚。

他身上只套了一件宽大的外套,鞋和裤子都没穿,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陆励成的一言一行不止代表他自己,还代表着整个S.T集团。

他转身,目光凶狠的落在苏瑶脸上。

如同在看一堆令人作呕的垃圾一般看着她,显然在等她解释。

苏瑶心里一痛,以前陆励成看她的眼神虽然疏离却也平和,不会像现在这样满是嫌恶。

“励成,昨晚大家都在一起喝酒,我也喝了很多,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是周彤的生日,陆励成特意包了夜色整层酒吧为她庆生,苏瑶虽然不太想来看他们秀恩爱,但她好歹跟周彤是相处了十几年的发小,况且周彤极力邀请,她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来了。

昨天晚上大家闹到很晚,苏瑶被灌了很多酒,早就断片了,脑袋到现在都迷迷糊糊,根本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更不知道她是怎么跟陆励成睡到一起的。

见她反反复复始终是那么几句话,陆励成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漆黑的眸子更是变得阴沉,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陆励成的脾气苏瑶还是知道的,向来说一不二,嫉恶如仇。

自从他接手了S.T集团,成为国内最耀眼的钻石王老五之后,有太多的女人前仆后继制造各种巧遇,有故意撞他车想来言情版开头的,有穿着小短裙在他面前故意捡东西的,还有穿着性感情趣衣物偷偷钻进车里想生米煮成熟饭的。

凡是敢算计他的女人,全都没有好下场。

如果惹怒了他,恐怕她也会像那些女人一样身败名裂。

苏瑶缩着身子躲在墙角,双手死死捏着被角,脸上一片苍白,惊惧的看着陆励成。

虽然知道陆励成不会相信,可她还是说了:“励成,我承认我很喜欢你,但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算再喜欢我也不会用那些肮脏的手段,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昨晚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还想说,昨天晚上是我强迫你的?你即委屈又无辜?嗯?”

陆励成不屑的说,最后一个字低沉而上扬,更是把那份轻蔑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是的,你没有强迫我……”

“这么说你承认了?苏瑶,十年了,你终于如愿以偿把自己送到了我床上,你还真是下贱!”


第二章 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陆励成冷哼一声,似是多看一眼都让他觉得恶心,转身穿衣。

苏瑶周身一片冰凉,好似被人猛地浇了一桶冰水!

难道就因为她喜欢他,所以这件事情就理所应当是她策划的?

不管她是否清白无辜,是否也蒙受了损失?

难道就因为她喜欢他,所以他就可以毫不留情的把她的尊严踩在地上?

甚至还要狠狠的碾上几脚?

她卑微到了泥土里,不过就是因为喜欢他!

苏瑶紧紧咬住下唇,脸上一片苍白。

“苏瑶,你最好祈祷周彤不要出什么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陆励成摔门而去。

…………

刚才还好好的天气,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

陆励成周身散发着寒冷,站在抢救室门口,好似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一个小时前,周彤出了车祸,被紧急送进了抢救室。

她太过悲伤,再加上大雨遮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刹车失灵的大卡车,一头撞了上去。

车子严重变形,送进来的时候,周彤已经没有了心跳,医生直接下达了死亡通知书,陆励成好似疯了一般卡住医生的脖子,勒令他必须抢救,否则就要他的命。

医生被吓到了,慌忙失措的把周彤推进了抢救室,到现在也没敢出来。

“陆总,”看到陆励成好似丢了魂一般的样子,Abby欲言又止:“刚才的情况您也看到了,周小姐已经停止了心跳,您节哀顺变……”

“住口!”陆励成爆吼一声,双眼赤红的看着Abby:“她没有死,也不会死,我不允许她死!”

Abby轻叹口气,不再说话。

她是陆励成的助理,从接手公司的第一天起就跟着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陆励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城府却很深,喜怒哀乐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见惯了他镇定自若的样子,Abby还真有些不习惯他现在这个样子。

可见周彤小姐在陆总心里分量很重。

Abby忍不住为苏瑶担心起来,以前也有不少女人算计陆总,试图攀龙附凤,但是无一例外下场都很惨,如果周彤真的抢救不过来……

Abby不敢想苏瑶会有怎样的下场。

陆励成一动不动的站在抢救室门口,双眼好似雷达一般紧紧的盯着那扇门,好似下一秒周彤就能推开门,微笑着向他走来。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想起刚才周彤浑身是血的样子,心头就忍不住抽痛!

要不是苏瑶策划这一切故意让周彤看到,她又怎么会成为这个样子?

想起苏瑶那张令人厌恶的脸,陆励成就忍不住想要掐死她!

陆励成双眸闪过一抹狠戾。

苏瑶,你最好祈祷周彤平安无事,否则我要你生不如死!

“咯吱”一声,门开了,医生摇头叹息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先生,周小姐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我们已经尽力了……”

下一秒,盖着白布的周彤从抢救室里推了出来,人已经没有了气息。

陆励成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白布上,漆黑的眸子里压抑着滔天的痛楚。

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好似一尊雕塑一般,很久不动。

Abby看不下去,轻声道:“陆总,周小姐已经走了……”

陆励成没有说话,一旁的医护人员也不敢擅动,只好眼巴巴的看着Abby。

Abby挥挥手,他们好像得了赦令一般,赶忙把周彤的尸体推走了。

陆励成突然转身,大步像门口走去,好似刚从冰窖中走出来一般,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意,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Abby,通知市场部,停止给苏氏集团供货,明天中午之前务必把苏氏欠的三千万货款要回来,还有,给公安部的刘局长去个电话,告诉他,我要让苏瑶血债血偿!”

Abby忍不住打了个颤栗,忙回道:“明白!”

…………

双腿好似灌了铅一样,苏瑶一步一步向家里走去。

眼泪渐渐模糊了双眼。

尽管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是陆励成的目光始终在周彤身上,他从来不知道,她和周彤的生日只相差一天。

今天,是她的生日。

苏瑶低头苦笑一声,她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一天,这一天她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失去了清白,更是失去了被她藏在心里十年的那份爱。

二十岁的生日,她终生难忘。

刚推开门,还没来得及看清房间里的情形,突然“彭”的一声响,一个物件应声砸了过来,鲜血顿时从额头喷涌而出。

“你个不孝女,竟然还知道回来?”苏长忠的怒骂声随之而来:“平时我们宠着你,由着你的性子胡来也就罢了,你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算计到了陆励成的头上,还恬不知耻的把人家弄到了床上,我们苏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鲜血模糊了双眼,额头传来一阵疼痛,可却也抵不过心里疼痛的万分之一。

为什么别人不相信她,连父母也不相信她?

要说多少遍她没有做,他们才肯相信?


第三章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

“长忠,有话慢慢说,你把孩子的头都砸破了……”苏瑶的母亲站在一旁干着急,有心想上来帮忙,却慑于苏长忠的怒意,不敢上前。

“你住口!”果然,苏长忠立即把矛头对向了她:“慈母多败儿,平常要不是你惯着,她怎么会那么无法无天,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

“我没有!”苏瑶大喊一声,强忍许久的眼泪瞬间喷涌而出, “我没有做,昨天晚上我喝多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怎么会和陆励成睡在一起,你们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还能有谁?我早就说过陆励成城府太深,让你离他远一点,你偏偏不听,喜欢谁不好偏喜欢他,临沂省但凡有点名望的人家都知道你喜欢陆励成,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你让别人怎么相信不是你做的?难道是有人把你塞到了陆励成的床上不成?”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一定是我做的?你们甚至都没有问一句是不是我做的,就指着我的鼻子骂不要脸,为什么连你们也不相信我?”苏瑶心寒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父母,眼泪争相恐后的汹涌而出。

她不害怕万人唾骂,不害怕损失清白,甚至不害怕承受陆励成的报复,她最害怕的是最信任的人不相信自己。

“我们相信你有什么用……”苏长忠一瞬间好似老了十岁,瘫坐在沙发上,“周彤死了,陆励成是不会放过苏家的。”

苏瑶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嘴巴张了张,她甚至听不到自己说了什么:“你说什么,周彤……死了?”

苏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周彤出了车祸,伤势太重,去世了,半个小时前陆励成断了苏氏的货源,而且还要我们在明天中午之前把三千万货款结清。”

她满脸愁容道:“咱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前段时间你哥哥投资失败,苏氏本就岌岌可危,后来攀上陆氏,肯赊货源给我们,现在好不容易周转开,怎么可能马上拿出来三千万?这不是要咱们的命吗?”

说着苏夫人的眼泪掉了下来。

苏夫人后面说了什么苏瑶一句都没听见,满脑子都在回荡着那句话。

周彤,死了。

刚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会说死就死了?

虽然她很羡慕周彤拥有陆励成所有的爱,但她们好歹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周彤就像是她的亲姐妹一样,那么鲜活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没了!

眼泪,蓦地的流出。

她知道周彤在陆励成心里的分量,周彤死了,那陆励成岂不是伤心欲绝?

他该有多恨她!

苏瑶,你最好祈祷周彤不要出什么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想起陆励成临走时那句话,苏瑶不寒而栗!

不,陆励成可以不爱她,但是绝对不能恨她!

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那天晚上人很多,一定有人看到事情的真相,还有监控,一定可以还她一个清白。

苏瑶转身跌跌撞撞的向陆家跑去。

雨越下越大,刚才还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眼间变成了磅礴大雨。

苏瑶不管不顾的向前跑着,大雨噼里啪啦的打在她身上,她全然不顾,只是一门心思的向着陆家跑去。

半个小时后,陆家。

“陆励成,你开门,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你听我解释……”厚重的铁门好似一道天斩,挡住了她的脚步。

苏瑶急切的拍打着铁门,烟雨中模糊的别墅一片沉默,没有任何回应。

“周彤去世了我也很难过,她就像是我的亲姐妹一样,我比谁都痛心。可是,要我怎么说你们才会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

她哭的难以自抑,上气不接下气,即为自己的委屈,又为好姐妹的离世。

周彤死了,带着对她的恨死了!

无论她怎么解释,周彤都听不到了,无论真相是什么,周彤都看不到了!

苏瑶抓着铁门,指甲死死的掐进肉里,心痛的几乎站立不住。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

别墅二层,陆励成站在窗前,双目阴郁的看着楼下的苏瑶。

她浑身都已经湿透,发丝凌乱的黏在脸上,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一只,光着一只脚站在雨水中,裤腿上满是泥水,样子狼狈不堪。

苏瑶,比起你给周彤的痛苦,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我要让你后半辈子都活在地狱里,为周彤赎罪!

“Abby,下去告诉她,只要她在门口跪一夜,我就听她解释。”


少年晚安微信号:lai806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这城市依然如多年前一样繁华,甚至更加靓丽光鲜,多少人为她而来,多少人离她而去.即使此刻身处同一地方,人生海海,也再不会有任何交集.时间的残忍就在这里.晚安,少年.

Copyright2017.杨邱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