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好心的让我住她家,没想到一进门就撞见那样一幕!

超好看小说 超好看小说

看超好看小说,让自己活得更温暖


接到沈念电话的时候季立夏正在洗澡,电话连接打了三次,弄得她连身上的泡沫都来不及冲掉,她接起来正要埋怨时,沈念在电话那头鬼哭狼嚎一样地叫:“完了完了完了,立夏,你老公出轨了!!我亲眼看见的,就刚才!你快来!”

季立夏和许家炎从谈恋爱到现在已经走过六年时间了,他身上什么秘密她不知道?所以对于沈念的话季立夏压根儿没放在心上,肯定是她认错人了,直到沈念把照片发了过来。

照片中的许家炎虽然只有张侧脸,可季立夏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尤其是他那一身深蓝西装,今年他生日的时候她送的!他的边上,果然站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她似乎正转过脸来看着许家炎。

紧接着酒店名字、地址、房间号2888……就像中奖似的,全部花花花地发来了。

季立夏的心头一紧,脑子有些空白,沈念的那句“捉奸”一遍遍回荡在她的耳边。

这不是真的,一定有误会,误会……

季立夏鬼使神差拿了睡衣套上就出门了,一路骑着电瓶车就去了沈念口中的那个酒店。

保安、前台,所有的人全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强忍住眼泪,老娘的老公都快没了,还要这老脸干什么!

沈念冲过来:“怎么穿睡衣就来了?”

季立夏没时间听她叨叨,径直朝电梯冲去。

沈念拉住季立夏:“等等,房卡。”

季立夏一把夺下她手中的房卡,按下28层的按钮。

电梯直线上升,季立夏握着房卡的手不住颤抖起来,她不知道一会儿真的看到许家炎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会做出什么事情,但她知道她必须去,因为内心深处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许家炎会背叛她,她渴望这是一场误会……

电梯出去,正对着的就是2888的总统套房,季立夏心里一阵难受,她和许家炎大学毕业就结婚了,那时候两个人都没什么钱,住着租来的房子,连酒席的钱都是问双方父母借的。但许家炎为了给她惊喜却在新婚夜定了一晚总统套房,她知道后心疼他的钱就悄悄给退了。

而现在,他却拿着她们的共同财产给别的女人开套房!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季立夏快步上前用房卡打开了门,走进玄关,她一眼就看见那件深蓝色的西装歪歪扭扭躺在地板上。

真的是许家炎!

此时此刻季立夏的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下来了,她深吸了口气狠狠擦去,快步冲进卧室。

卧室的大圆床上明显躺着人,男人的脚掌露在外面,季立夏心中无比愤怒,疾步上前狠狠掀起被子时,她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没站稳,连人带被子一起倒在了床上——男人赤裸的怀里……

男人闷哼一声,明显有些生气:“干什么?”

还问她干什么?

季立夏正要质问,一抬头却愣住了。面前的男人剑眉微拧,深邃墨瞳里流出几分凛冽将莫名闯入的她活剐了无数遍。而季立夏却惊呆了,这根本不是许家炎!

季立夏完全回不过神来了,这时外面突然冲进一群记者,对着他们便一阵咔嚓声。

季立夏本能反应捂住脸,然后转过身,突然眼前一暗,原来是他用被子盖住了她。

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司静!”

很快有高跟鞋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季立夏听见一道严厉的女声:“你们干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都给我出去!”

一阵嘈杂的声音过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身上一轻,被子被掀开,季立夏愣愣看着面前皱眉凝视着她的男人。

“不好意思沈总,不会再有下次。”女人回来了,先是道歉,然后站在门口没有靠近。

季立夏本能回头看一眼,登时想起来这张脸不就是照片上站在许家炎身边的女人吗?

那叫司静的女人打量了季立夏几眼,忙低头说:“我马上出去。”

季立夏的脑子轰的一声,司静一定以为她和这个男人在……误会,天大的误会。

季立夏忙慌张从床上爬起来,朝男人说:“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实在对不起!”

季立夏边道歉,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套房跑出去,路过玄关的时候她还忍不住看了眼地上的深蓝色西服。

杀千刀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今天真是丢脸丢大了!

沈念已经不在楼下,季立夏打她电话打不通,只能给她发了信息,告诉她今天的事是个误会,让她把她来酒店捉奸的事给忘了。

……

季立夏才推开家门,许家炎的声音从房里传来:“去哪了?”

每天这个时候他就回家了,季立夏心里一阵舒心,笑着说:“哦,丢垃圾去了。”

许家炎穿了居家服出来,皱眉看季立夏一眼:“你穿成这样去丢垃圾?”

季立夏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衣,要是让他知道她穿成这样横穿了三个街区,还去了酒店,她想许家炎一定会觉得她疯了。

季立夏尴尬笑了笑,打着马虎眼儿:“我就把垃圾放在半楼梯的垃圾桶里,谁会看见我穿着睡衣?”顿了下,她接着问,“你怎么这个时间换衣服?”

许家炎自顾倒水喝:“哦,下午去参加一个酒会,我老板喝醉了,吐了一身,我的西服借给他了。这不,还帮忙扶他去酒店了。”

“是吗,呵呵,看来你老板醉得不轻。”季立夏干笑几声,内心除了有几分的窘迫,更多的事高兴。

她就说许家炎怎么会出轨?

酒店地板上那件把她吓得半死的西装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想起她省吃俭用买的生日礼物,心里不免有些肉疼:“你明天记得把衣服要回来啊。”

许家炎有些不大乐意,应得随意:“知道了,做饭吧,饿死了!”

“哦,我给你煲了汤,你等等!”季立夏想起厨房里有汤,之前也是因为不小心洒了出来才大白天去洗澡的。

许家炎没有再说话,季立夏盛了汤出来时,看见他在阳台上眉飞色舞地打电话,看起来心情不错。

他看见她正看着他,忙背过身去,半小时后,他才进来。

“谁呀?”

“同事,你怎么连这都要问?不相信我?”他似乎有些不高兴。

季立夏因为下午不相信他的事还愧疚着,忙端着一张笑脸摇头:“没有,我当然相信你啊!”

季立夏把汤推到他面前,他不再和她争论。看着他低头喝汤的样子,她不自觉笑了。

不必轰轰烈烈,最好的日子就是她做着饭,他吃得欢。

……

以为这次乌龙的捉奸已经过去了,却没想到第二天沈念的电话又来了:“立夏!你昨天不是去捉奸吗!怎么你和别人的照片上头条了!”

季立夏的脑袋轰一下清醒过来,急急忙忙打开手机,果然,所有媒体的头条上全是他和沈耀云的照片。

各式各样的照片都有。

她惊慌失措的照片,她双手撑着沈耀云胸膛的照片,沈耀云扯被子护她和他的照片。

不过,最爆炸的当属沈耀云亲密搂季立夏在怀中的照片。

下面还贴心配了文字:锦锐集团总裁夜搂新欢,新欢害羞捂脸???

季立夏整个人有些僵了,第一反应是拿出手机给许家炎打电话解释,没想到许家炎的电话铃声却在门外响起,她本能看向门口,门锁转动,许家炎阴沉着一张脸进来了。

“老……老公……”季立夏上前一步。

许家炎看见她就将手中的报纸朝她砸去:“丢垃圾?你倒是跟我说说,丢个垃圾怎么就丢到别的男人床上去了?”

“我……事情不是这样,你听我解释……”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婚后我舍不得你出去工作,我养你,你倒好,花着我的钱还给我戴帽子!现在是傍上金主了?还是我老板!”

季立夏真是急了,只好说:“那是因为念……”她一个激灵,猛地想起沈念也是好心,不能拖她下水,“是我以为你和别的女人开房,所以才去看看的,没想到那房间里不是你!我真的和那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要相信我!”

许家炎狠狠甩开季立夏的手,轻蔑看着她说:“无凭无据你还怀疑我!那你告诉我,这一张张一幕幕的照片,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和他认识那么多年,他很少在我面前发火,尤其没有像今天这样。

季立夏害怕得哭了:“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下一次?”许家炎笑容阴冷,突然变得陌生起来,“再美好的画一旦有了折痕就不完美了,再深的感情也一样。”

季立夏的心口一窒:“你……什么意思?”

他决绝吐字:“离婚。”

……

距离许家炎说出离婚两个字已经过去两小时,季立夏哭湿了两大包纸巾,然后她突然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她得去找许家炎,绝不要和他离婚,大不了去找他老板对峙!

没想到季立夏刚打开门,眼前一晃,就被人严严实实打了一个耳光。

不等她回过神来,她婆婆就冲进来,抓着她的头发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吃我儿子的,用我儿子的,你还有脸做这种事,你怎么不去死!”

“妈,妈……您放手!”季立夏痛得直抽气。

“好了妈,事情出了就解决,没必要这样。”许家炎从后面跟着进来,帮忙拉开了婆婆。

婆婆还是一脸愤怒的样子,指着季立夏的鼻子说:“当初就不同意你们结婚,现在可好了!告诉你,离婚,你一个字儿都别想拿走!房子是婚前买的,婚后你不工作,一分一厘都是我儿子赚的!”

季立夏摇头看着许家炎:“我不离婚!你不信我,你把你老板电话给我,他会帮我解释的!”

许家炎冷冷一笑:“还嫌我脸丢得不够?你想我在公司无法立足是不是?”他上前一步将离婚协议拍在桌上,“签。”

这本就是一场误会,季立夏不愿意签。

婆婆将笔硬塞,因为季立夏紧紧攥着拳头无果,婆婆气不打一处来,“今儿个不签也得签!”

婆婆见季立夏死活不愿意签,竟然走到房间里,把她的衣服全部扔到了门外,“就算不签,我儿子的房子你也没资格住!”趁着季立夏去捡衣服的时候,嘭一声把她关在了门外。

季立夏捂着红肿的脸,低头走在马路上,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终于爆发,不顾周遭的目光,当街嚎啕大哭起来。

她与许家炎是异地恋,她为了爱远嫁,现在落得个被夫家赶出家门,也不敢对父母诉说,如果父母知道,怕也是要心疼不已。

忽然,季立夏脑中闪现沈耀云的脸,是的,她要去找到他,证明自己的清白。

许家炎说过沈耀云是他的上司,许家炎在锦锐集团工作,于是季立夏打车来到了锦锐集团门口。

季立夏走到前台,“请问,沈耀云沈总在吗?”

前台小姐彬彬有礼:“小姐,请问有预约吗?”

“我没有预约。”季立夏又开口,“但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拜托拜托,一定要帮帮忙!”

前台小姐略显为难:“不好意思小姐,一定要先预约。”

季立夏失望离去,回家时竟然发现钥匙怎么都打不开家门,仔细一看,才发现门锁已经被换了!而门口,她的东西已经全部都扔出来了,她随便找了个蛇皮袋,把衣服装进去之后,拨通了沈念的电话。

“念念,我刚也去找了沈耀云求他帮忙正常清白,但是没有见到。”季立夏拖着蛇皮袋在街上走着,“念念,我也被赶出来了,今晚没地方住了。”

沈念听闻,眉头微皱,抿了唇道,“那你今晚到我这来住吧。”

这是一天下来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幸好她还有闺蜜,她似乎又充满了正能量。

沈念家的门虚掩着,季立夏心想真好,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沈念都贴心给她留门。可她才推门进去,就撞见了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

她的老公和她的闺蜜竟然正做着苟且之事!

好朋友叫她去捉奸,到最后,竟然捉了好朋友和老公的奸。天底下这等狗血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她身上!

脑子一片空白!

季立夏晃神,蛇皮袋摔在地上发出一记闷响,这才引起了床上两人的注意。

沈念没有一点点惊讶,倒是许家炎的脸上,表情特别复杂。

“夏夏!”许家炎围上床单叫住季立夏,“夏夏!”

“不用说了,离婚。”

……

从民政局出来的那一刻,季立夏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拒绝掉许家炎的好意送回,徘徊在民政局门口茫然无措。

反正无处可去,季立夏干脆去了酒吧。一来可以借酒浇愁,二来准备在酒吧将就一晚。

四年家庭主妇生活,她规规矩矩,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却不想换来这样的局面,最后竟怪她不上班吃白食,要别人来养活。

一口酒下去,季立夏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疼,吞到胃里,也是辣的生疼。

这一辣,把她的眼泪都辣出来了。

一口接着一口喝着,酒精一点一点麻痹这她的神经。

……………………

某高档咖啡厅门口。

顾九九的家丁见到沈耀云从车上下来,忙是上前招呼,“沈总,顾小姐在包厢等您,请随我来。”

沈耀云眉梢一抬,往里面走去。

“顾小姐今日怎么有兴趣约我?”咖啡早已上好,沈耀云抿了一口,微苦。

顾九九娇嗔一笑说道:“约见一下未婚夫,还需要理由?”

沈耀云斜了顾九九一眼。

“别提了,还不是要和你增进感情!”顾九九刷着沈耀云与季立夏的“照片门”,指着照片说到,“哎~你看,我的未婚夫竟然背着我搂新欢。好生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

沈耀云忍不住噗嗤一笑,眸子也染上了笑意,“所以,是我家小九九特地安排了记者,送给我这一份大礼?”

顾九九嗤笑一声,一脸不屑,“哥你还不知道我那点儿小九九,咱两自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就被两家莫名其妙定了娃娃亲!我火都来不及呢哪有空管你!”

顾九九刷着照片,还不忘嘲讽一声,“哎,哥你看,你丫还挺上镜的!”

沈耀云皱着眉,伸手就是往顾九九脸上掐了一把,顾九九失声喊痛,忙是打掉,“干嘛呀,疼!”

沈耀云又抿了口咖啡,他自然知道这不会是顾九九的安排,那么还有谁?还有莫名闯进来的女人,又是谁?

“哥,咱们到底怎么做才能取消婚约啊?”

……………………

这是季立夏喝掉的第三杯酒,正要第四杯的时候,酒保怎么也不愿意再给她倒上了。

她迷醉着看了看时间:5点。

5点!!

每天6点这个时候,正是许家炎到家的时间呀!结婚以来,她都在家准备好饭菜等他回家。

季立夏往吧台上留了钱后匆匆忙忙准备回家。刚摇摇晃晃走出酒吧门口,季立夏全身一下子就湿了,原来下雨了。可就算是下铁,她也要赶在6点前回去!

喝了酒之后脑袋一直昏昏沉沉,季立夏竟然想出翻包找钥匙出来戳自己以达到清醒的目的。可就在翻包之际,一本红本本掉落下来。

“啪”的一声,把季立夏也拉回了现实。

自从拿到这离婚证,季立夏就没敢看过一眼,她颤抖这双手打开,从前季立夏觉得这照片她拍的特别好看,唇红齿白的,现在怎么看怎么丑!

天气真是好应景啊,泪水混着遇水,在季立夏脸上肆意流淌。

突然,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季立夏的世界里,而随着它的出现,雨似乎也停了。

季立夏茫然抬头,一个高大的男人正为她撑着雨伞。

她擦掉迷了眼的泪水,才看清这双深邃的墨瞳。

沈耀云!

她的醉意猛然清醒了不少,摇摇晃晃站起来,抓着沈耀云的手臂,口中断断续续急急切切的说着些什么。

“沈总你终于出现了!求求帮帮忙,解释一下照片的误会!”

可才说完这一句话,季立夏竟然哭起来。

“为什么你不早点站出来昭告媒体那些照片根本就是误会?为什么没有预约就不能见到你?我都去锦锐找你了都见不到!”

“不对…就算没有你,家炎也会和我离婚,他出轨了!我的老公许家炎竟然和我的闺蜜沈念苟且在一起!”

“哈哈哈哈,沈念那晚还叫我去捉奸!我是不是很可怜…被最信任的两个人骗得团团转!”

突然,季立夏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呕一声,吐了沈耀云一身,吐完还瘫软在了沈耀云身上。

沈耀云皱眉,扛着烂醉如泥季立夏回了车上,她在车上继续撒着酒疯,又哭又笑。

在梦里,季立夏被一个变态抱着,怎么也挣脱不了,还怎么都看不清变态的脸,只能任由着他把她摔在床上,她使劲掐着自己大腿,终于有了痛感!

季立夏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果然有一张放大的人脸,而且是个半裸了上身的变态男!她惊叫一声,一通挣扎,双腿也是一顿乱蹬,纤细的手不知拿来一股劲,一把抓住的男人的头发!

男人有些生气,“干什么!”

季立夏冷静下来,看清人脸原来是沈耀云,慌张放手。一放手就被沈耀云

牢牢扣住,直到她不再乱动才放开,“看不出来,力气还挺大的。”

季立夏狠狠瞪着沈耀云,“看不出来,沈总也挺衣冠禽兽的!”

这时候,娟姨拿着衣物进来,“先生,季小姐吐脏的衣物已经拿去洗了,这是换洗的衣物。”娟姨把衣物放下后就离开了。

沈耀云拿过衣服穿上,然后把季立夏的衣服丢给她,“沈某可代劳穿衣。”

季立夏恨不得一头在床上撞死,扯过衣服钻进了被子里,钻出被子的时候,沈耀云已经坐下,并点燃了一根烟。

“谢谢…沈总。”如果不是沈耀云相助,季立夏都不知道此刻她会身处何处。

沈耀云吐出一口烟雾,“你捉奸那晚是不是被记者拍照那晚?”

提起那次,季立夏一脸歉意,吞吞吐吐,“是…的,不好意思。”

“你怎么会有房卡?”

“沈念给我的。”

沈耀云剑眉微皱,墨瞳中似有恍然大悟之意,修长的手指弹掉烟灰后又深吸了一口,“你现在的打算有什么打算?”

“嗯?!”季立夏一时没有摸着头脑,不过马上就想起了昨天她在雨中撒酒疯之事。她忍不住扶额,酒真不是个好东西!

他俩就该不得好死不是么?

“嫁给我。”沈耀云忽然摁灭烟头,双手撑着床,靠近她。

季立夏下意识别过头,“沈总!拿人开玩笑这事不符合你的身份。”

他们见面才几次啊,况且她…刚刚离异。像沈耀云这种黄金单身汉,背后肯定有无数千金大小姐正等着他娶。

“不要妄自菲薄。”

沈耀云温热的气息喷在季立夏脸上,酥酥麻麻的,她的脸也不自觉红了。

不要妄自菲薄,同时也要自强不息。

季立夏深吸了一口气,强装一抹玩味的微笑,“也不知沈总看上我哪一点?”

“我喜欢那张我搂着你,你挨在我怀里害羞的照片。”

“沈总,那真的是误会。”

季立夏以为沈耀云一直纠结于那晚的事情,却不知,其实沈耀云心中比谁都明了。

“不知道有‘假戏真做’一词?”沈耀云俯身在她耳边,“明天我就带你去领证。”

偌大的房间已经只剩季立夏一人,离婚已经是事实,她没有过多纠结。与其说是许家炎厌倦了无味的她,不如说是许家炎婚内出轨,她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可是,沈耀云突如其来的的求婚倒是让她震惊不已。

开什么国际玩笑啊!这次才第二次见面好不好!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超好看小说微信号:chkxsw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超好看小说官方订阅号,超好看小说(m.chaohoko.com)最具影响力的原创小说网站,时下最热小说连载全本推荐,与作者零距离互动。好故事,你不应该错过。
小编推荐
  1. NO.1 搬家流汗又流泪?这些打包搬家小窍门赶紧Get!

    想当年刚刚来美国上学的时候,全部家当就是装在2个158箱子里面,搬家随便塞一塞就可以开拔了。然鹅,在不知不觉

  2. NO.2 学会这个套路,比看10篇搭配还管用!

    蓝迪时尚客服微信号: landy5209分享最新的时尚资讯,穿搭建议,美妆技巧,发布最前沿,最权威的时尚信息

  3. NO.3 5分眉毛+3分眼线+2分嘴唇=10分美丽

    在这个看颜值的时代,在这个整形广告满大街的时代,总有那么一群人,既不想做整形在脸上动刀扎针又想变漂亮;总有那

  4. NO.4 2017『爱你一起』时尚芭莎-情人节活动专场

    p.s:情侣们进店加微信群有红包哦\x0a 限时发放 先到先得\x0a100元 500元 1000元\x0a联系微信15256640177

  5. NO.5 长发及腰,留这样的发型可好?

    长发及腰,留这样的发型可好?

  6. NO.6 最实用的包包与衣服的配色技巧!搭对了,才能提气质!

    包包和衣服的色彩搭配技巧,你知道吗?

  7. NO.7 小牛哞哞 川派毛肚 麻辣江湖 重装开业!!!

    快来宝龙三楼小牛哞哞,品正宗毛肚,尝巴适川味,转发就有礼!

  8. NO.8 【打开衣橱】畅吃不胖,考验衣品的时候到了

    比穿得喜庆更重要的是要显瘦!

  9. NO.9 开春以来,30位女明星都在穿哪些好看的平底鞋?

    我们找来30位当红明星,看看她们都在穿怎样的平底鞋,随后附上的30双新款平底鞋更值得你放入购物清单。

  10. NO.10 迷人发型你一个都不会?5款优雅盘发教程,包看包会~

Copyright2017.杨邱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