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联合声明的弦外之音

南风窗 南风窗


朝鲜重申“朝鲜半岛无核化”,但无核化方式仍悬而未决。



终于见面了。


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了历史上首次美朝首脑会晤。会晤后两国领导人签署了《联合声明》。在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特朗普说,《联合声明》是一份“重要、全面的文件”,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将很快开启。他还表示将邀请金正恩访问白宫。金正恩也做了乐观的表态,称他与特朗普决定摒弃前嫌,“世界将迎来重要改变”。


“摒弃前嫌”,这或许是新加坡峰会的关键词之一。的确,去年这两人还以不敬的语言称呼对方,特朗普嘲笑金正恩是“火箭人”,平壤官方声明称特朗普是“老糊涂”,而且相互间还以核武器威胁对方国家。


3月8日特朗普同意与金正恩见面后,美朝两国明争暗斗,导致首脑会晤几近夭折。曾有美国学者写道:这是两个最特立独行、最不可预测的领导人间的会面,只有他俩在物理距离上共处一室,顺利握手寒暄后,才能认定美朝首脑峰会开始了。


虽不无调侃,但的确反映出这次峰会实属不易。美朝是否能做到“摒弃前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机会确实出现了,而且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机会。


6月1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举行会晤。



  联合声明  


从美方发布的声明内容来看,全文不到470个单词,可谓简明扼要。美朝两国的“核心关切”出现在声明第二段:特朗普总统表示将致力于为朝鲜提供安全保障;金正恩委员长重申他坚定不移地致力于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


为朝鲜提供安全保障的问题,在2005年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919共同声明”中就出现过,当时的表述是“美国与相关各方为朝鲜提供安全保障”。朝鲜重申“朝鲜半岛无核化”,此前也多次“重申”过。但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美朝把自己的“核心关切”,以两国最高领导人《联合声明》的形式体现出来,政治意义更强。“919共同声明”的签字人是六方会谈中六国的副外长(级)官员,这个联合声明签字的则是美朝最高领导人。


声明达成的四点共识,给人突出的印象是高度的抽象性和原则性。换句话说,从声明内容中看不到此前没有出现过的“惊喜”。


第一条是“美国和朝鲜将致力于建立新型美朝关系,以满足两国人民对于和平与美好生活的向往”。这条内容的指向很可能是美朝关系正常化,也就是建立外交关系。但说的非常隐晦,可谓最基础的起点。“919共同声明”中,明确写有美朝开始着手关系正常化的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说,新的声明算不上“进展”。


与美国构建正常的政治、外交(或许还有经济)关系,是朝鲜孜孜以求的诉求。所以,这一条是特朗普在单方面向平壤释放善意。但特朗普有所保留,显然是想把是否建交或者何时开始建交谈判留作今后朝核谈判的筹码。


第二条是“美国和朝鲜将共同努力建设一个能令朝鲜半岛保持持久稳定与和平的机制。”这个内容不仅在“919共同声明”中有,而且六国已经建立了相关的专家小组并进行了几轮谈判。而且,今年4月朝韩首脑会晤后的《板门店宣言》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对半岛和平机制的需求,朝鲜(还有韩国)要比美国大。这姑且也可理解为特朗普政府的“善意”。


《联合声明》内容。


特朗普最在乎的问题被放在了第三条:朝方再次确认2018年4月27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承诺(commit)将致力于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这里面的微妙之处在于,首先,在无核化问题上,声明使用了“commit”的表述,而《板门店宣言》中用的是“reaffirm”(重申、再次确认),在外交语义上有所加强。其次,没有提特朗普政府一直要求的“彻底的、可验证的、不可逆转的”无核化(CVID)。


长期以来,朝鲜与美国对于“无核化”的定义是不太一样的。朝鲜的表述是“朝鲜半岛无核化”,也就是说不仅朝鲜“无核化”,韩国领土上也要“无核化”,言外之意是韩国不能发展核武器,美国也不能在韩国部署核武器。但美国的无核化就是指朝鲜弃核。


“一个无核化,两种提法”并不奇怪,但微妙之处在于:特朗普政府在《联合声明》中接受了朝鲜的表述。这或许是特朗普再次释放善意,或许是因为朝鲜的坚持。但不管怎样,朝鲜都算是“得分”了。


第四条内容是“美国和朝鲜致力于找回战俘/作战失踪人员遗骸,其中包括将身份已确定的遗骸立即遣送回国”。这一条主要意图是相互释放善意(919声明中也有涉及),但操作的过程有助于建立两国的互动甚至互信。


虽然声明内容没有什么“惊喜”,但这也是目前美朝所能找到的最大公约数,而且是以两国领导人直接沟通、确认的形式达成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美朝《联合声明》中所有的“承诺”都还只是意向性的,表述上多次出现“致力于”,而不是“开始”或“实施”。也就是说,特朗普与金正恩确立的是原则性框架,细节问题留给双方的外交谈判人员去操作。



特朗普金正恩共同会见记者画面曝光, 听听他们都聊了什么。



  声明之外  


特朗普对首脑峰会、《联合声明》以及金正恩本人都评价甚高。他在峰会后的记者会上说,与金正恩的会谈真诚、坦率而富有建设性,称“金正恩将以安全、繁荣之功载入史册”。此外,特朗普还表示,近期相关各方将发表朝鲜半岛终战宣言。


从《联合声明》内容与特朗普上述表态来看,朝鲜看似得分颇多。但美国也没有失分,比如在建交问题上特朗普并未松口,称建交还为时尚早。特朗普也没有宣布或者暗示将解除对朝鲜的经济制裁——“极限施压”还在。而这些都是朝鲜的重大关切。


声明只是一个节点,仅凭其内容很难断定美朝较量谁是赢家。从这个意义上说,美朝首脑会晤是历史性的,但并不是决定性的。更为客观的判断是:3个多月以来的较量表明,特朗普在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在朝鲜弃核问题上给外交一个机会;而朝鲜抓住特朗普“提供”的这个机会,千方百计地影响其对朝政策,以期突破对美外交。


据韩国媒体报道,今年2月首尔在向平壤发出高层对话邀请前,韩国总统文在寅给特朗普打电话征询其意见,当时特朗普一口答应,但前提是文在寅必须公开表示,是他的“极限施压”政策迫使朝鲜回到谈判桌的。此后,韩方的确多次赞赏特朗普的对朝政策发挥了作用。这满足了特朗普就任之初“朝核问题必须解决,由我来解决”的表态。


金正恩与特朗普签署《联合声明》。


从韩美媒体透露的消息看,从2017年底开始,特朗普政府在“极限施压”的同时,也私下鼓励文在寅政府与平壤接触。这也解释了为何平昌奥运能成为朝韩接触的机会。文在寅是特朗普心思的成功解读者,他非常清楚特朗普至少目前不想要战争。而他能给特朗普最想要的——对话,从韩朝对话开始。所以后来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青瓦台表现得像平壤的外交事务发言人,直至把金正恩愿意对话的信息传递给白宫。


特朗普心思的另一个成功的解读者是国务卿蓬佩奥。他以候任国务卿身份在今年3月30至4月1日对平壤的秘密访问中,提出朝鲜以CVID的方式弃核。但朝方的回应是渐进的、分步骤的弃核。4月初博尔顿出任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朝鲜必须以“利比亚模式”弃核。


5月9日,蓬佩奥再次访问朝鲜,与朝方磋商美朝首脑会晤细节问题。两天后,特朗普宣布与金正恩会晤的时间和地点。后来,传出了蓬佩奥与博尔顿“宫廷内斗”的消息。再后来,朝鲜公开表示对美方提“利比亚模式”不满,威胁要退出美朝首脑峰会。很显然,当时朝鲜在刻意影响特朗普的政策,边缘化博尔顿的角色。


事实上,蓬佩奥在担任中情局局长期间,在朝核问题上长期主张的观点是“把核武器与金氏政权隔离起来”。这个立场与博尔顿坚持的“利比亚模式“本质上并无区别。但蓬佩奥在与朝鲜初次接触时提出CVID遇阻后,立场为何发生了变化?唯一的解释是,他读懂了特朗普的心思——让美朝首脑会晤成为现实。据美国媒体报道,事后的事态表明,不仅蓬佩奥是特朗普政府朝核外交的主导者,《联合声明》内容的也由他负责。


在弃核方式上,特朗普更希望的是“利比亚模式”,这才符合他“解决问题”的心态。也就是说,他“需要”博尔顿。但在首脑峰会与“利比亚模式”不可兼得的情况下,特朗普退而求其次,让蓬佩奥先运作新加坡峰会的事。为了能让峰会成为现实,美国甚至做出某种程度的让步,比如“认可”朝鲜坚持的“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表述,《联合声明》中不提CVID。


虽然特朗普在白宫接见金正恩特使金英哲时,承认解决朝核问题需要时间,“是一个过程”,但他并没有明言认同朝鲜的弃核方式。而且,《联合声明》中也没有提朝鲜主张的渐进式、分步骤弃核。这表明,美朝在如何实现弃核上并未达成一致。


在弃核问题上,蓬佩奥与博尔顿的目标是一致的,即当务之急是解除朝鲜对美国本土的核导威胁。特朗普政府的另一个重大关切——朝鲜洲际弹道导弹问题,在声明中也没有体现。很有可能,在未来朝美关于弃核问题的具体谈判中,博尔顿的角色将逐渐显现,而且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问题,必将是谈判的一个重点议题。



  和平机会  


如果特朗普政府的当务之急是解除朝鲜对美国本土的核威胁,那么这个“当务之急”是平壤可以“帮助”特朗普解决的。短期内,朝鲜可以通过放弃洲际弹道导弹来满足美国的安全关切,同时自己也保留了有限的核威慑。一旦在这一点上美朝能达成“默契”,那就为美朝关系的下一步发展甚至突破提供了可能性。


6月12日,美国福克斯新闻的一档直播节目中,主持人无意中把美朝新加坡峰会说成“两个独裁者的会晤”。这虽是口误,但也微妙地折射出这次峰会何以可能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美朝两国国内政治的变化。2000年,克林顿曾考虑过飞赴平壤与当时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日见面,想以首脑会晤的方式彻底解决朝鲜的核导问题(那时朝鲜核武还处于研发阶段)。但克林顿的想法在政府内部以及国内引发了强烈反弹,主流观点是“不能给朝鲜领导人与美国总统合影的机会”。


现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不存在了,可以说特朗普是冷战后最不忌讳与朝鲜领导人见面的美国总统,因为见面没有了克林顿当时担忧的政治风险。从朝鲜的角度看,特朗普是冷战后对政权更迭最没有兴趣的美国总统。金正恩公开表示希望麦当劳能开到平壤,此话是有深意的。


在美朝首脑会晤后的记者会上,特朗普宣布将停止美韩联合军演。他说:“军演开销巨大,韩国也只是分担一部分,轰炸机从关岛远赴韩国演练空袭耗资不菲,他不喜欢这样。”这个表态并未出现在《联合声明》中,很可能是特朗普的“即兴发挥”。他这话更有可能是说给韩国听的,因为2018年美韩将重新谈判驻韩美军费用分摊问题。


美韩军演绝不只是军事问题,涉及到东北亚地缘政治。但特朗普外交“一切皆可交易”的特点,是否蕴藏着变化的可能?





作者 | 南风窗主笔 雷墨 lm@nfcmag.com

编辑 | 蒙洁华 mjh@nfcmag.com

排版 | GINNY




点击发现更多好文


点击发现更多好物

公众号如需转载南风窗原创内容,请后台联系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南风窗微信号:SouthReviews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中国政经第一刊。为了公共利益,与有责任感的你同行。冷静地思考,热情地生活。

Copyright2017.杨邱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